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 全讯网新2 > 房产暗查 > 正文

“胶囊公寓”存与废引争议 买学区房的风险不可低估

发布时间:16/08/13 阅读: 来源:http://www.gzmvc.com

  六成网友赞成保留,公安消防称存火患

  9日,荷花池附近出现多家“胶囊公寓”,因没有相关经营许可证和消防合格证,10日金牛区公安局已责令无证经营的“青庭太空舱公寓”三天之内拆除太空舱(本报11日曾报道)。12日,记者再次来到“青庭太空舱公寓”,公寓大门已经紧闭,敲门也无人应答。

  熊丙奇

  评论眼:真正让购买学区房没多大风险的做法,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并给出明确的均衡时间表。如果政府部门拿出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硬招——不是禁止择校,而是增加教育投入,转变投入模式,重点投入薄弱学校,提高学校办学标准和教师素质,那么,择校热将得到缓解,择校的需求减弱,学区房的价格就自然会降下来,直到很多地区的学区房概念消失。目前的问题是,政府部门能拿出来的“硬招“,只有禁止择校的招数,其他推进均衡的措施,有些软绵绵,比如建名校集团、强弱校对口帮扶等,所起到的均衡作用有限。

  “胶囊公寓”能否存在?如果可以,又该以何种方式存在?本报的报道引发数千网友的热议,其中,六成网友认为可以保留。同时,不少人表示,有关部门应该出台管理办法,加强规范和引导。

  进展\

  “胶囊旅馆”关门电话拒接

  12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位于成都市金牛区人民北路二段的“青庭太空舱公寓”。

  之前在批发城小区门口一块招揽生意的白色LED牌已经关掉,乘着电梯,记者来到0802室,此时房门紧闭,多次敲门无人应答。而位于同一栋公寓的1205号房,之前也曾是青庭太空舱公寓的房间,如今也是大门紧闭。

  随后,记者在网络上查询“青庭太空舱公寓团购”等关键词,共搜索到两万多个结果,其中一些团购页面显示的有效期至2015年5月30日。然而当记者拨打团购页面上的联系方式时,电话那头表示:“打错了”,另一个号码则始终无人接听。

  热议\

  六成网友支持“胶囊公寓”

  青庭太空舱公寓关停引发一波网友热议:“胶囊公寓”是否应该存在?对于“胶囊公寓”的去留,六成网友表示支持。

  截至12日中午12点,22.06%的网友支持拆除,而61.89%的网友认为,胶囊公寓可以保留。便宜、干净,这是不少市民选择“胶囊公寓”的原因。而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则认为,这样的高密度居住,无论是人身安全还是财产安全,都存在较大的隐患。也有不少网友对此提出了建议。网友“鲁先生”认为,可出台相关的管理办法,比如对胶囊公寓房间的材料进行严格规定,必须使用防火材料。网友“逗你玩123”则建议,胶囊公寓也应登记每个住客的身份信息。

  规定\

  怎么开“胶囊公寓”才合法?

  成都市工商局工作人员说,胶囊公寓属于旅馆性质,而开设旅馆的场地的产权性质必须是商业用途。纯住宅类小区中的业主,如果要利用其住宅经营家庭旅馆,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七十七条的规定,先征得本栋建筑物内全体业主同意的书面意见以及小区业主委员、小区物业公司盖章确认。

  作为特种行业,除了在工商办理营业执照外,开旅馆必须经过相关部门的审批,获得公安机关颁发的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才能对外营业。

  /观点交锋/

  正方:顺应市场需求提供创业机遇

  “一些外来务工人员、大学生,可能需要一个暂时过渡的住所。”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工作与应用心理学教授张威认为,无照、无证以及居民区内的胶囊公寓属违法经营,但长远看来,胶囊公寓的出现,顺应了市场需求,“有它存在的必要性。”张威表示,胶囊公寓满足了市场多元化的需求,“如果只是一味禁止,可能对低收入人群存在更大的安全隐患。”她希望政府能出台新的政策,加强对胶囊公寓的规范和监管。

  “胶囊旅馆的固定成本和后期追加成本较少,管理和服务费率低于高星级酒店的水平,低成本带来了价格竞争上的优势。”一酒店负责人认为,北京、上海、西安、重庆等多个城市都出现了胶囊公寓,这说明其有较大的发展前景。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徐月宾认为,这种新出现的经营形式,本身也提供了创业、就业的机遇。

  反方:材料易燃空间小存火患逃生难

  学位房最近成羊城热点。据报载,很多市民为此纠结。“我看过一个新楼盘,说是培正的学位,但找朋友向教育局打听,结果教育局称根本没这回事,后来还给开发商发了函,禁止以入读培正为卖点。”市民张先生表示,再也不敢轻易相信开发商、中介,“买学位房还是二手的比较靠谱,虽然很旧,但保障性相对高些。”但他也很纠结:买早了怕以后学校人多会分流,会落空,买晚了担心买不起。

  很多舆论把这归于开发商的忽悠,建议家长在购买学区房时,应事先了解政策,尤其是学区的划分范围,不能盲目相信,受骗上当。在笔者看来,这一事件也给所有准备购买学区房的家长提了一个醒,购买学区房固然是每个人的权利,但不管是为投资,还是为入学,学区房都是有风险的。

  学区房的风险,具体有三方面,一是政策风险,即如果划片对口入学政策调整,所购房被排除在热门学区之外,或者被限制入学(规定购房年限),那么,购学区房的如意算盘就会落空。最近,除了广东这起700万学区房事件外,全国首例“学区案”在南京开庭,也是涉及学区划分问题——南京市民顾先生家住建邺区的吉庆家园,家对面300米就有南师附中新城小学北校区,可孩子却可能被划到2公里之外的南湖三小。他认为,按照义务教育法“适龄儿童就近入学”规定,孩子就应该上离家最近的学校。为让孩子今年能就近入学,他将建邺区区教育局告上法庭,近日,南京建邺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笔者并不赞成就近入学政策随意调整,也反对政府动用行政权限制购房入学,但考虑到我国教育政策制定的流程,这种政策风险还是很大的。

  二是孩子不适应学校的风险,有的父母想尽办法购学区房进入好小学、好初中,可学生入学之后却跟不上学校的教学,很不适应,甚至不得不考虑转学。这样的案例并非个别,选择学校,不能盲目追逐名校,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家长不能一厢情愿,忽视孩子本人的意愿。

  三是义务教育均衡的“风险”,学区房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义务教育严重不均衡,有择校,才有学位房、学区房,如果政府切实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有效缩小学区之间、学校之间的办学质量、办学条件差距,那么,花高价买来的学区房,就失去进好学区的价值。一些投资者炒作学区房题材,实际上是看准义务教育均衡遥遥无期,或者“赌”择校热无法在短期退烧,于是学区房的价格也就居高不下。

  以上三方面的风险越大,家长在购买学区房时才会变得谨慎,而不是见风就是雨。目前,有一些地方政府在强化第一方面风险,出台政策限制新购买学区房的业主子女就近入学,这是一种不符合法律,涉嫌侵犯公民合法权利的行为,政府要依法行政,民主决策。还有的教育部门在告诉家长第二方面风险,他们希望家长能配合国家政策,响应就近入学,但这很难说服家长,尤其是有经济实力的家长。

  真正让购买学区房没多大风险的做法,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并给出明确的均衡时间表。如果政府部门拿出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硬招——不是禁止择校,而是增加教育投入,转变投入模式,重点投入薄弱学校,提高学校办学标准和教师素质,那么,择校热将得到缓解,择校的需求减弱,学区房的价格就自然会降下来,直到很多地区的学区房概念消失。

  上海市消防部门曾对胶囊舱的材料进行取样送检,经过国家防火建筑材料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检测,胶囊舱普遍使用的是玻璃钢材料,其燃烧性能为D级,属于可燃材料。从检测结果来看,玻璃钢的燃烧速度很快。胶囊公寓的人员密度大,每个人的安全意识也参差不齐。“乱接电线、抽烟都可能引发火灾。”成都消防支队相关人士说,“人多,空间窄,一旦发生火灾,逃生比较困难。”

  华西都市报记者吴冰清肖茹丹

  目前的问题是,政府部门能拿出来的“硬招“,只有禁止择校的招数,其他推进均衡的措施,有些软绵绵,比如建名校集团、强弱校对口帮扶等,所起到的均衡作用有限。这只会推高学区房价格,而无法让学区房概念淡化。择校的家长很难打消购买学区房的念头,只会在何时卖、卖哪里的盘算。

  作者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