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 全讯网新2 > 国内新闻 > 正文

北京12年来省下10亿方新水 没有治疗作用

发布时间:17/07/14 阅读: 来源:http://www.gzmvc.com

  水娃说水

  5月24日电 国家食药监局新闻发言人颜江瑛今日指出,保健食品不是药品,没有治疗作用。患有疾病应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治疗,不要相信违法的广告。

  颜江瑛表示,根据前段时间的调查以及存在的违法犯罪活动的一些形式,为了便于公司识别保健食品的坑蒙拐骗的陷阱,药监局总结了保健食品非法宣传的五个陷阱,便于媒体向公众宣传。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也再次在此提醒大家,保健食品不是药品,没有治疗作用。患有疾病应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治疗,不要相信违法的广告。

  咱北京

  有22处

  水源地

  在过去有个说法,北京人喝的水里,三杯中有两杯来自密云水库。现在可不是这么回事儿了。从1999年以来,咱们城市就进入了连续枯水期,从河湖里来的地表水资源量衰减59%,从地底下能抽上来用的地下水资源量衰减37%,从其他地方过来的入境水量衰减77%。这就意味着,咱能用的水越来越少了。

  水务局的专家说,北京人均水资源量不足100立方米,还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1/20,如果放眼世界,这种水资源状况甚至不如以干旱著称的中东、北非等地区。真是有点儿寒碜,更替北京着急。

  为什么缺水?天然来水的急剧减少是本市水资源短缺的主导因素,城市的扩张,人口的膨胀,多种因素共同作用造成了水资源紧缺的局面。平时过日子拧开水龙头的时候,别看里面流着纯净的自来水,真的是来之不易。

  虽然今年8月,密云水库蓄水量自2002年以来首次突破12亿立方米,但是它的供应能力早已不足,现如今四杯水里才有一杯来自密云水库。除了密云水库,咱北京还有21处水源地,由11个水厂生产自来水,这么多水源地,在世界上都很罕见。

  本地供水水源包括地下水水源、地表水水源和外调水。地下水源大部分来自顺义牛栏山、平谷、怀柔应急水源,及西郊板井至巴沟一带等地下水源。地表水主要来自密云水库。外地供水水源,则由于北京水资源紧缺,2008年以后,北京从河北省黄壁庄、岗南、王快、安格庄四座水库调用水源,山西册田水库等水库多次向北京集中输水。

  另外,在北京市境内密云水库上游通过统一调度,将延庆白河堡、密云遥桥峪、半城子等水库的水调入密云水库,增加蓄水,累计调水10.48亿立方米。昨天上午,百河堡水库还向密云水库调了2000万方水,估计今天晚上9点多,打头阵的“水头”就能到达密云水库了。

  除此之外,2014年底,南水进京,届时丹江水和汉江水汇合后将一路北上,以年10亿立方米的水量输入北京,北京水资源紧缺的局面将得到有效缓解。

  水娃播报

  人口越来越多 新水越用越省

  “很难想象吧,12年的时间,人口增长了700万,新水却减少使用了10个亿(立方米)。”市水务局水资源处处长戴育华昨天给记者提供了这两个数字,对于严重缺水的北京来说,这两个数字好像很难画上等号,因为看上去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戴育华说,北京缺水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除了用寻找多种水源的办法“开源”,还需要通过调整用水结构、节水等办法“节流”。用三句话概括就是“农业用水负增长”,“工业用水零增长”,“生活用水适度增长”。

  2000年全市用水量为40亿方,到了去年减少到了36亿方,“城市用水量减少了但并不意味着城市对用水的需求减少了,因为人口仍在增加,刚性需求仍在增加。”戴育华说。那么用水量是如何降下来的呢?除了全市范围内大规模推广节水改造之外,调整产业结构,再生水利用是最主要的办法。

  戴育华一一举例,在调整产业结构方面,本市近年来淘汰了很多耗水型工业企业,比如首钢、焦化厂等,仅首钢一年的耗水量就可以达到7000万方,是用水大户。工业用水的年耗水量一度达到过13亿方,2000年为10.5亿方,去年则下降到5亿方。在农业上,北京东南部地区30多万亩的稻田都改成了旱田。农业用水最多的是上世纪80年代,年用水量是30.5亿方,现在的农业用水已下降到10亿方以下。

  从2000年到2012年,使用的新水减少了10亿方,这主要得益于再生水的利用。在去年全市36亿方用水量中,有7.5亿方使用的是再生水。再生水主要可以用于工业、农业、河湖环境和绿化环卫等市政用途。其中用再生水替代工业用冷却水的效果最为明显。以前,工业用的冷却水都是使用地表水,改用再生水后,一年可以减少使用地表水近2亿方。

  天渐亮 疲惫的他和衣而卧

  人物:王学英

  地点:平谷

  王都庄

  水源地

  雨情就是命令,眼看着头顶的天空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年过五旬的第八水厂平谷水源地站长王学英徘徊在王都庄值班点的院子里。屋内,正在吃晚饭的查井师傅们不由地把碗里的饭赶快扒拉到嘴里,大口嚼着,大口咽着,眼珠子没离开过王学英,因为只要站长一挥手,他们就会立马放下碗筷抄起设备出门。在北京的各处水源地,都能看到这样的守护者的身影。

  平谷水源地有王都庄和中桥两个值班点,两地相距20多公里,距第八水厂80多公里,远离平谷城区,周边是大片的田野和果园,条件较为艰苦。这两个值班点有26名员工,管辖着两座10千伏开闭电站、几十口向市区供水的地下水源井、直径800至2000毫米的输水管线和水源井联络管80余公里,承担着第八水厂近50%的供水量任务。

  不一会儿,狂风大作,大雨倾盆。雨水打在控制室的玻璃窗上,顺着玻璃往下流,院内瞬间就被一片白色的雨雾笼罩。控制室内值班人员双眼紧盯着不时闪动的电脑控制屏,生怕漏掉任何一个不正常的信号;查井师傅们已备好了雨具和工具,跟着王学英出发了。

  经过简单的分工,在王学英的带领下,查井师傅们兵分两路开始对王都庄水源地所辖水源井和输电线路进行检查。雨量虽然转小,但王学英丝毫没有返回的意图。突然,手持对讲机里传来中桥巡视人员的紧急呼叫:“河堤上的路基被冲了个大坑,埋在路基下的一段供水输电电缆外露!”

  险情就是命令。王学英立即带人前往事故现场,经过对现场初步检查和判断后,王学英向厂值班领导汇报了情况,并请求厂里组织人员协助修复。为防止意外情况发生,王学英留在了现场值守。他借助手电光,再次仔细查看裸露的电缆和被雨水冲刷的大坑,确认对水源安全没有造成影响后,在路边静静地等候着施工人员。

  东边的天渐渐亮了,远处公路上缓缓驶来一辆自来水工程抢险车,王学英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和抢险人员交接后,王学英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驻地,和衣而卧,短暂的休整之后,又要开始新一天的工作……记者 叶晓彦

  颜江瑛还指出,希望媒体能够参与到保健食品的监督来,通过社会监督去查一查哪些生产经营企业没有将曝光的产品停售,同时也可以放宽视野,她表示,希望发现的问题通过投诉举报向药监局提供信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对危害公众健康的任何食品药品的违法违规行为,一律坚决打击,绝不手软。

新2网址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