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 全讯网新2 > 国内新闻 > 正文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结束访华离京 评论称其角色天然承担委屈

发布时间:17/09/09 阅读: 来源:http://www.gzmvc.com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7日下午结束了对中国为期六天的正式访问,乘专机离开北京。

  陶晶莹有首《太委屈》,把个爱唱得是悲悲切切,零落成泥碾作尘。委屈的情绪自然流露,让人真个觉得,委屈不但是话题,有时候,委屈确是个问题。

  三百六十行,行行可能受委屈。成都金牛区抚琴街道的4名城管协管队员最近领到了一笔“委屈奖”奖金,从一百元到二百元不等。奖励的因由是这4名城管在劝导一烧烤摊时被摊主及其亲朋围困、推搡,甚至拔刀威胁中不同程度受伤。

  既然受了伤,给个一百二百的真不算多,问题是有关部门没必要还设个奖大张旗鼓地宣传。在一些反对发奖的人看来,这理性文明执法本就是城管的操守,不应该委屈,打掉牙也得往肚子里咽,如此巧立名目发钱,又有哪个部门会为同样感觉委屈的小商小贩发放担惊受怕抚恤金呢?

  做人难,难做人,人难做,谁也不容易,这正是生活的本质。对于小商小贩们来说,那一辆手推车,就是他们活着的硬道理。城管们的形象代表政府,在执法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影响,有一段时间,城管的形象口碑很差,暴力抗法的现象很集中,这引起多个城市反思,并出台一些人性化规范。政府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换位思考,柔性执法,眼神执法,俯身执法等等,充分体谅流动商贩的难处。应该说,情况有了一定改观,但城管与商贩这对矛盾体将长期存在,对此也要有清醒认识。

  即使在世界最发达、最现代化的城市,这对矛盾也都是不好调和的难题。城市街头的摊贩和流浪者,集市、夜市、周末市场、跳蚤市场、庭院销售等各种不同形式的自由经济活动,在规制下倒成为那城市一道道流动的人文风景。在伦敦,到了周末一些固定的场所就会出现商贩云集的跳蚤市场;香港为小贩发放牌照,允许他们在一定的地段经营;在韩国,小摊被称为“道路文化”,很多韩国摊主将小卡车改造成“包装马车”,出售各种寿司、日用品、服装等。

  其实说到底,城管执法的终极目的,也并不是机械化地让城市整洁、光鲜,而是希望整个国家人人安居乐业、欣欣向荣。那么在规范城市秩序与保障小贩权益之间,就要尽可能求得平衡,这体现管理者的智慧与情怀。无论小商贩还是城管队员,都要受得一点委屈,多用法治思维,守好道德底线,尽可能把蛋糕分好,让每个人都尝到甜头。

  说到委屈,这两天还看到一个对基层干部的调查,超半数的受访基层干部认为当前社会对其存在普遍误读,六成的基层干部认为能力被低估了,七成干部焦虑社会舆论不公平不公正。面对被社会和网民“污名化”的现实,基层干部普遍感觉“太委屈”。

  这个委屈其实我也不止一次听到基层干部抱怨过,这源自他们自身在中国行政架构中的角色定位,天然地要承担这种委屈。他们是所有政策的最终执行者和出口,是现行制度和规则的第一操作者,他们若执行不力,要么因此而丢乌纱,要么就会因为激起民愤而成替罪羊。“双面胶”的角色意味着,基层干部在大多时候不得不委曲求全。他们的委屈之处恐怕在于,老百姓把整个社会不公的账都率先算在了他们头上。而在很多网民眼里,他们并不认为是夸大了基层干部的“负面形象”,因为,很多基层干部还远未达到他们所要求的公正。

  这些矛盾,和城管与商贩之间的矛盾,都真实地存在于当下这个生态中国之中,我们每个人都应充分自我认知,都应该怀有对他人委屈的理解和同情,也要多想想化解委屈的办法和渠道,由此,太委屈才能及时转化为不委屈、不憋屈。(王地)

本文转载于阳光在线http://www.kmfcw.net/,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