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 全讯网新2 > 国内新闻 > 正文

吕余生:发挥中国—东盟智库作用 曾一天酿交通事故15起

发布时间:17/10/16 阅读: 来源:http://www.gzmvc.com

吕余生:发挥中国—东盟智库作用促进“一带一路”建设

    9月15日,广西社会科学院、广西北部湾研究发展研究院院长吕余生在中国-东盟战略智库对话论坛上呼吁,发挥中国—东盟智库作用,促进“一带一路”建设。 胡雁 摄

2月7日上午10时,昔日的“摩托车大军”陆幼兰一家,在广州南站乘坐高铁前合影留念。

  南宁9月15日电(记者 林艳华) 广西社会科学院、广西北部湾研究发展研究院院长吕余生15日在此间中国—东盟战略智库对话论坛上呼吁,在双边多边合作当中,各国智库首先要自己达成共识,为合作各方,包括政府,提供智力支持,合力推进“一带一路”和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建设。

  针对一些国家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建设缺乏理解和了解,吕余生表示,“一带一路”建设是沿线国家的共同需要,是促进和平发展,实现共同繁荣的合作共赢之路,是惠及沿线各国,推动世界和平发展的伟大事业。希望各国智库加强研究,达成共识,多宣传中国的愿景,围绕世界的共同主题来推动“一带一路”的建设。

  吕余生表示,深化中国与东盟的合作,共同建设“一带一路”,特别是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加强中国与东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要举措。因此,中国与东盟的智库、专家要进一步加强合作,共同致力于推动中国与东盟的共商、共建、共享“一带一路”的建设,这是作为学者对于世界发展的历史使命,也是举办中国—东盟智库论坛的目的所在。

  吕余生指出,中国与东盟智库交流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内容。“一带一路”战略发展和项目落地需要各国智库的深入研究和献计献策,同时,智库的交流合作也是中国愿景行动里面提出的“五通”之一的人文相通,是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编者按

  曾经要在身上绑着行李,冒着安全风险,迎着寒风骑行一天一夜才能回家的农民工,今年可以坐上舒适的高铁返乡,只需要几个小时。

  这是高铁给国人生活带来诸多变化的一个剪影。

  高铁的“中国速度”,带来的不仅是地方经济发展,民众出行舒适快捷,也让公众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中国速度”带来的平等和尊严。

  从过去的通宵排队到如今的轻点鼠标,从过去拥挤不堪的绿皮列车到如今舒适便捷的高速铁路,这样的进步固然令人振奋,但要想使农民工回家的路不再漫长而艰辛,更根本的解决之道仍在于推动城镇化的健康发展,消除户籍壁垒,为农民工源头减流和真正分流创造前提。

  2月7日10时15分,随着汽笛一声长鸣,满载着600多名外来工的D4602次列车缓缓从广州南站开出,往广西南宁方向一路驶去。这是广铁集团今年春运首趟外来工专列。而这趟专列中有200名外来工,曾经是春运“摩托大军”中的一员。如今他们将享受安全、舒适、快捷的高铁“专享”旅程。

  “爸爸,妈妈,原来高铁站这么大呀!”第一次乘坐高铁的龙凤胎兄妹廖煌辉、廖颖淑,睁着亮晶晶的眼睛不停地发问着,还不时地摸摸窗户、凳子,兴奋地在座位上转动着身子。

  陆幼兰,是这两个7岁孩子的妈妈,“妈妈也是第一次坐高铁呢,今年终于不用在寒风里骑十个小时摩托了。”

  “往年,都是丈夫骑摩托车带着我,我紧紧地抱着他的腰,那寒风吹得全身都是冰的,冷不说,心一直都是悬着的,几百公里的路啊,当家的一不小心,我们家就完了。”陆幼兰说,“今年我们7个一起回家过年,我家5口人,加上妹妹、妹夫,同坐这一趟高铁,没有想到啊,简直像做梦一样。”

  历年春运,由于珠三角往包括广西在内的西南方向铁路运力紧张、运输速度无优势,许多以广西籍为主的外来工结伴乘坐摩托车返乡过年,形成了声势浩大的“摩托大军”。据统计,2014年春运,以广西籍为主的“摩托大军”高达60万人,由此带来的安全隐患引起全社会广泛关注。

  到了2015年春运,因为南广、贵广铁路的开通,为广大外来工返乡提供了两条安全、快速的大通道,“摩托大军”数量有望逐步减少,慢慢淡出春运舞台。

  盛极一时

  数据显示,2014年,广西出外务工人员超过800万人,而经济发达的珠三角是其最主要的务工流入地。历年春运,珠三角至包括广西在内的西南地区的铁路运力一直吃紧。尽管铁路部门尽最大努力增开往西南方向临客,但由于既有普速铁路运输能力已接近饱和,运力与实际需求仍存在较大缺口。

  在此背景下,相当一部分广西籍外来工选择结伴骑摩托返乡。相同的时间、相同的路线,让他们汇聚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摩托大军”。

  “摩托大军”最早可追溯到2000年春运,当时许多在珠三角打工的广西籍外来工买了摩托车,平时用于上下班。春节回家买不到票时,就直接将摩托车骑回家。

  2003年春运,随着网络及QQ等聊天工具的兴起,部分外来务工人员通过QQ联络,开始三五成群结伴骑摩托车回家。

  2008年春运,“摩托大军”第一次吸引了媒体的关注,沿线的地方政府在“摩托大军”经过的国道边设立休息点,免费提供餐饮服务,甚至还动用警车为“摩托大军”开路。

  2011年春运,“摩托大军”队伍已开始壮大。返桂必经之地肇庆市,由春运开始时的每天500多辆增至最高峰的10000多辆。当年“摩托大军”总数超过20万人。

  2014年春运,返乡摩托车流大幅增长,超过60万外来工选择骑摩托车返回广西、贵州等省区的老家。肇庆等地每天安排1000余人,为其提供志愿服务。

  广东省交通运输专家池莉教授分析,虽然骑摩托车返乡较为便利,但也带来了很多安全隐患。首先,按照摩托车生产设计要求,摩托车的机件并不适合长途驾驶,长途行驶容易出现故障,酿成交通事故。其次,长时间骑车让人手脚僵硬,容易出现视觉疲劳,导致应变能力减弱。再次,大部分人都是临时骑车跑长途,业务生疏且路况不熟,容易出现突发状况。

  据统计,2014年节前20天,每天因“摩托大军”造成的交通堵塞达10余次,最高的一天酿成交通事故15起。“摩托大军”的安全隐忧不容小觑。

  高铁分流

  2015年春运,包括广西在内的西南地区外来工返乡需求依然十分旺盛,但随着贵广、南广铁路开通,珠三角往广西方向的运力大幅增加,有望分流浩浩荡荡的“摩托大军”。

  据南宁铁路局有关人士介绍,在南广、贵广铁路开通之前,粤桂两省区仅仅通过广茂铁路相连,该线路属于客货混跑的线路,客运能力几近饱和。每至春运,珠三角往广西方向供需矛盾较为突出。

  去年年底,贵广、南广铁路开通后,广州与桂林之间铁路运行时间压缩至3小时内,较开通前缩短8小时以上;与南宁之间铁路运行时间压缩至4小时,较开通前缩短10小时以上。两条高铁的开通,不仅给桂籍外来工春运出行增加了一项选择,更重要的是为其带来心理距离的改变。

  春运期间,贵广、南广铁路每日开行动车组40对,可运送旅客2.5万人左右,节前可往广西方向运客超过30万人。

  同时,经济实惠的票价(广州南至南宁东二等座票价仅为169元)、安全快捷的旅途、干净舒适的环境,吸引越来越多的外来工选择乘坐高铁返乡。这样有望较大幅度分流春运“摩托大军”,使“摩托大军”数量逐步减少。

  今年52岁的陈彦富,老家在广西梧州,在广东中山的一个锁厂打工,骑摩托车回家过年有四五年时间了。这次他坐上了广铁春运首趟外来工高铁专列,感到十分安全和舒适。他心有余悸地回忆:“2013年骑车回家的时候,连续看到路上发生了四五起摩托车祸,特别看到一辆摩托车撞上了大货车,情况很惨,摩托车都散架了。”他表示,骑摩托车回家虽然可以省点钱但太不安全了,今后回家过年都选择乘坐高铁。

  “今天一定能赶上侄女的订婚酒宴了。”老家在广西百色的刘玉环,现在跟老公一起在江门打工并定居。“2008年的时候,我们为了省钱,夫妻两人带着3岁大的小孩骑摩托车回家过年,小孩坐中间,后面还绑上行李,很挤。”刘女士开始回忆那段心酸的往事,“从江门骑到百色要花上一天一夜,记得那天特别冷,为了不让小孩冻着,我就给他裹了一床婴儿被,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晚上有露水的时候,风夹着露水特别湿冷。鼻涕流个不停。我们坐在后面难受,前面开车的老公,可就更苦了。”

  “南广铁路开通之后,我天天盼着能早点坐着高铁回家,这不,这愿望还真实现了。”刘女士说:“高铁又快又舒服,以后还会选择乘坐高铁回家。”

  源头减流

  廖木英和妹妹两家7口人在广东顺德打工有十几年了,曾经有3次是骑摩托车回家。从顺德骑车回广西桂平老家需要12个多小时。去年还参加了中石油开展的免费加油活动。

  “两台车虽然加满了油,但路程太远了,我们途中还加了两次油。全程都是胆战心惊的,天下着小雨,道路有点滑,关键是国道上的车太多了。”廖木英说。

  “我有一个愿望,就是想赚到钱后在广州开一个小店,然后可以把小孩接过来一起住。”已在广州打拼了16年的陆坚,在高铁上谈起了他的人生规划。

  陆坚是一位厨师,家在广西桂平。1999年,他和妻子到广州来打工。“那时候工资才几百元,买车票要花300多元,真心舍不得。”为了这个梦,那时起回家过年他就选择骑摩托车,至今已经有8年了。从广州回桂平,至少得骑8、9个小时,陆坚一般都会选择过小年前约上老乡,一起骑摩托车赶回去。“最多的时候有13辆,二三十人,最少也有5、6辆十来个人,所以并没觉得害怕。最怕就是中途下雨,不仅路滑还很冷。”

  2015年春运,在往年春运开行京广高铁返乡专列的基础上,广铁将与广西、贵州籍员工较为集中的珠三角企业合作,在节前客流高峰期,开行广州南往桂林北、贵阳北方向的外来工动车返乡专列,提供多样化的乘车选择,方便外来工集中返乡。

  有关专家指出,“摩托大军”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我国各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要减少“摩托大军”数量,还需各方共同进行努力。也就是全社会合力共为,从源头上实行“减流”和“分流”。

  “减流”当然不是限制流动,而是指减少春运出行需求,其中包括帮助农民工融入城市生活、改善一部分农民工在城市的举家居住条件等,更重要的是在户籍壁垒、资源配置、管理体制等方面进行较彻底的制度性改革,让外来人员不再有“作客”和“漂泊”感。

  “分流”则主要在于除了铁路外,增加航空、公路、水道客运班次,还包括高速公路春节期间免费、国道减少收费——降低公路客运成本,也利于减轻春运压力。

  他说,中国—东盟智库战略对话论坛作为中国与东盟智库的国际交流对话平台,迄今已连续举办八届,为谋划中国—东盟发展的新局面建言献策,其中不少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被相关国家政府和机构采纳,为推动中国—东盟区域合作的深入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希望各国智库继续完善中国—东盟智库战略对话论坛这一机制和平台,使思想库和智囊团在“一带一路”建设和中国—东盟的全面合作发展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智力支持和决策参考作用。

  吕余生期待各国智库致力于对“一带一路”建设和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深入研究,特别是要在推动中国—东盟务实合作方面加强研究。既要研究各国面临的发展机遇,发展潜力和发展优势,也要研究面临的挑战和问题;既要研究合作发展的路径,也要提出良好的对策建议;既要深化在政治互信、便利化、路线图、专项规划等机制方面的研究,也要深化互联互通建设、产能合作、人文交流等务实方面的研究。 (完)

  广铁集团表示,为保障广大外来工出行,今年春运南广、贵广铁路的运能安排已趋饱和。同时提醒尚未买到高铁票的外来工,避开春节回家高峰期,选择安全可靠的交通方式出行,尽量不要长途驾驶摩托车。本报记者 刘静 本报通讯员 曾勇

澳门百家乐官网http://laasoo.net/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