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 全讯网新2 > 华人讯息 > 正文

加拿大联邦选举大多伦多地区8位华裔候选人出线 你们好,我是一名“洋留守儿童”(图)

发布时间:17/02/25 阅读: 来源:http://www.gzmvc.com

加拿大联邦选举大多伦多地区8位华裔候选人出线

    加拿大联邦大选大多地区8位华裔候选人参与和小区人士、媒体的问答。(加拿大《世界日报》/葛健生 摄)

  题:你们好,我是一名“洋留守儿童”。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一名“洋留守儿童”。

  9月15日电 据加拿大《世界日报》报道,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13日邀请加拿大联邦大选大多伦多地区全体华裔候选人向公众介绍,并阐述各政党纲领,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主席魏成义指出,各政党在大多地区推出8位华裔候选人,华人已经是大赢家。

  会中联邦新民主党Spadina-Fort York选区的邹至蕙(Olivia Chow)答复现场民众提问时表示,新民主党的政纲很明显,要加强医疗服务,应在全国提供普遍的家居服务、为打工仔服务。

  邹至蕙更指出,C-24法案应该废除,因为只要是加国公民,便不应该因为出生地而影响到公民权,她更主张目前申请公民的时间过久;此外,政府应促使家庭团聚移民案件的申请、缩短等候时间。

  联邦保守党Willowdale选区的梁中心(Chungsen Leung)虽未参加该会,但他在预录的影片中介绍,他先后随总理三度访华;中国留学生签证增加至10万人次;中国旅客签证增加10倍等数字,可见保守党政府重视中加关系的程度。

  代表联邦保守党在Scarborough-Agincourt选区参选的常斌(Bin Chang)指出,2006年保守党胜选,也是对华裔小区早期人头税道歉的第一位总理;保守党更首先开放中国10年往返签证;总理哈珀三度访华,更在2014年在多伦多成为北美第一个人民币离岸中心;中加贸易额达700亿美元;每年移民数额逾25.6万名,都是保守党的政绩。

  投身绿党Markham-Unionville选区参选的高境岚(Elvin Kao)虽是华裔,但却自认就是加国公民参政,他坦承在该选区虽然未必会胜出,但至少要向执政党传递一项讯息,就是政府应该重视环保,创新和再生能源才能巩固加国经济,并创造持久的就业机会。

  在Scarborough-Agincourt选区参选的联邦自由党候选人陈家诺(Arnold Chan)也在答复提问时指出,自由党的优势其实是为民众所形成的风气与态度,真正能将全民凝聚在一起,对自由党的政党决策核心而言,找出让事物更好的做法才是自由党所最关切的。

  陈圣源(Shaun Chen)代表联邦自由党在Scarborough-North选区参选,他在回答有关公民权的议题时感性指出,他忆及年幼时,父亲告诉他之所以会移民加国的原因,正是因为时任加国总理杜鲁多的门户开放移民政策之故,这是自由党执政时期的政策,让加国有着多元文化的历史。

  联邦自由党在Don Valley North选区代表联邦自由党参选的谭耕(Geng Tan)指出,自由党意在让青少年远离毒品,不乐见青少年因曾吸食大麻便一辈子带着犯罪纪录,因此主张从大麻的生产、种植到销售都能统一管理,从源头控制大麻。

  江邦固(Bang-Gu Jiang)代表联邦自由党在Markham-Unionville选区参选,她表示自1989年移民加国后逐步实现自己的梦想,而自由党非常鼓励少数族裔参选,在自由党的候选人中,约有40%的少数族裔候选人,还有为数不低的女性,自由党不同背景、小区的人士团结一致。

  爷爷奶奶说,我跟一般留守在老家的孩子们不一样,我的父母是在国外工作的,他们很爱我也很想陪我,但为了能给我买更多的零食,让我上更好的学校,他们才出国工作。

  其实,像我这样的洋留守儿童有很多,中国的各个省份都有,有刚出生的弟弟妹妹,也有十七八岁的哥哥姐姐们。他们有的像我一样是在国内出生,是标准的“中国人”,但有的却是在国外出生后才留守家乡的“小华侨”。

  但一样的是,我们都盼望着同父母团聚。还有我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也盼望着爸妈回来一家团聚呢~今天,我给你们讲讲我的故事吧!

  “爸爸,我飞越千里来到这,只想给你一个惊喜……”

  ——留守儿童小伙伴

  这个小女孩叫金仙,今年11岁,和姥姥在延吉生活。

  从出生到现在,她只和妈妈见过六次,和爸爸见过三次,因为她的爸爸妈妈还有姐姐都在韩国打工。爸爸1999年离开家乡,奔赴韩国开始异国他乡打工生涯。从一开始的“黑工”,到现如今的搬家公司里的元老,十六年的打工生涯里,为了节约开支,他只回过国三次,甚至连金仙出生的时候都没有回家。

  金仙参加了一档中国内地的真人秀节目,给了她一个前往韩国寻找父亲的机会。当她真的到达了韩国时,父母亲惊呆了!一家人抱作一团,泣不成声。

  像这样的孩子们还有很多。在侨乡聚集的广东,有数千“洋留守儿童”,他们可能是一群来自异国的华侨华人后代,拥有国外的居留证,却被送回了中国的长辈身边。

  他们的父母非常关注中国的发展,希望子女在中国多读几年书,希望自己的孩子们拥有中文基础,学会中国传统的人情世故,将来有更好的发展。这些孩子们越来越多,由于来自不同国家,有些学校,就如同一个小“联合国”。

  这些孩子们,经历着漂泊的童年和青春。他们在文化与文化的碰撞中成长,有的成为异类,有的融入了当地的环境中……

  “给你的压岁钱早汇款过去了”

  ——漂泊在外的父母们

  为啥选择出国打工?在波兰打工的吴先生可能会告诉你,同许多出国打工的人们一样,他想要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为啥总不回家过年?那是因为高昂的旅费,可能是他们要攒好几个月的数目。

  吴先生有个儿子,叫做涛涛,生活在中国浙江省的某个农村。工作完回到住处,夫妻俩会打开电脑,与儿子视频通话。学业是他们最关注的问题,何时回家是他们最怕儿子问到的问题。其实,在吴先生长大的那个村庄,有许多的华侨,几乎所有的青壮年都在海外,留下的多是老人和孩子。

(图文无关)

(图文无关)

  在国外奋斗初期,回国就是一种奢侈。如今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也只能偶尔回家探望。这不,猴年春节,又是没回家的一年。

  大年夜,在视频的那一端,孩子的爷爷奶奶给涛涛做了一桌子菜,涛涛给夫妻俩拜年之后俏皮地问:“我的压岁钱呢?”吴先生赶紧笑着回应“给你的压岁钱早汇款过去了”,涛涛一听这话高兴得手舞足蹈。

  在远方的父母,没法亲自抱抱日渐长大的孩子们,能做的,就是辛勤工作,多汇点压岁钱,让孩子们吃好喝好,过一个轻松快乐的童年吧!

  “儿子们出国打工,8年送回来4个孩子”

  ——国内的爷爷奶奶们

  徐爷爷看到从国外被送回来的孩子们,那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有个孩子才出生58天,那么小,陪着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些洋奶粉。

  为了响应村里鼓励年轻人出国打工的政策,徐爷爷的三个儿子全都出国了。刚开始的打工时光异常辛苦,在餐厅当服务员,但如今,三个儿子都出息了,有了自己的店面,给家里添了不少收入。由于他们忙于工作,8年间,送回来4个孩子让他们抚养。

  这几年间,老人们最大的心愿就是照个全家福:“这么多年连张全家福都拍不了,没办法我自己在家拼了一张然后挂起来了。”徐爷爷的老伴用手擦了擦照片说,孩子们都有自己的事业,回家就得关门歇业耽误生意,所以做老人的也能够理解。

  拉扯大四个孩子,让两位老人累得不轻,孩子们慢慢地到了上学的年纪,有的返回西班牙接受教育,老人轻松了许多,但却开始想念在异国他乡的孩子们。为了跟远方的孩子、孙子们打电话,老人们开始学着用电脑,学着视频聊天,虽然有时候聊两句就挂了,但听听孩子们的声音,都是好的。

  叔叔阿姨们,我们的故事讲完了。你是否也认识像我这样的孩子呢?

  魏成义表示,华联会作为多伦多华人最大的协会之一,不隶属任何政党,亦无任何政党立场,但对华人参政议政、积极融入加拿大主流社会向来不遗余力。

  魏成义指出,乐见本次联邦大选在大多伦多地区,四政党便推出共八名华裔候选人参选,令人深感兴奋和鼓舞,他盼透过该次活动,让华裔选民对各政党政纲以及各候选人,有更全面深入的了解,并积极参与投入选举、助选活动,并在选举当日投票。

  不能多聊了,我要去认真地学习。为了见到爸爸妈妈,我在努力地学习英语,因为他们答应我,等我学会了,就能够出国跟他们一起生活了。(来源:中国侨网官方微信,作者:张芸芸,编辑:付强,ID:qiaowangzhong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