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 全讯网新2 > 能源分享 > 正文

低迷煤炭业谋求转型升级路 重点钢企前5月主业亏损近165亿

发布时间:17/02/16 阅读: 来源:http://www.gzmvc.com

  “辉煌十年”一去不返 阵阵寒意频频袭来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统计显示,受钢价持续下跌的影响,今年前5个月,中钢协统计的101家会员钢企实现总营收1.3万亿元,同比下降16.9%,盈亏相抵后总利润仅为5.28亿元;但这些大中钢企的主营业务亏损164.81亿元,增亏103.61亿元。

  “螺纹钢都跌到1900元/吨了,以前说白菜价,现在钢材连1元/斤的白菜价都不如。”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在近日召开的中钢协五届二次常务理事会上曾表示,“钢铁企业已经到了必须靠改革创新来实现转型升级的节点”。

  低迷煤炭业谋求转型升级路很长

  煤炭是我国能源消费的主体。但从2012年以来,我国煤炭需求下降,煤价大跌。经历“辉煌十年”的“煤老大”,显然感受到了阵阵寒意。在能源革命的背景下,煤炭行业何去何从?

  产能过剩已成定局

  近期,煤炭产量14年来首次下降的消息,成为行业关注焦点。中国煤炭工业协会29日发布的《2014年中国煤炭工业发展年度报告》显示,预计2014年,我国煤炭产量同比减少2.5%左右,是自2000年以来的首次下降。

  煤炭产量十余年来首次下降,也将煤炭市场带入了“寒冬”。自2012年下半年以来,我国煤炭市场深度调整,卖方市场变成买方市场,煤价大幅下跌。2014年,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矛盾依旧突出,库存增加,效益下降。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目前全国煤炭企业亏损面超过70%,大部分煤炭企业经营困难,一些企业减发、欠发工资问题突出。

  煤炭市场为何突然间不景气了?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分析说,造成煤炭市场供求变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煤炭市场需求不旺、产能建设超前、进口规模较大等。

  此外,生产集中度低、劳动生产率低、企业社会负担重、市场化程度不高等煤炭行业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矛盾,在经济下行、需求放缓的时期充分暴露出来。

  “黄金十年”一去不复返,煤炭行业面临的困境已是业内共识。1月29日举行的“2015中国煤炭高峰论坛”,将主题聚焦在“能源革命和经济发展新常态下煤炭发展战略与规划”。与会专家认为,煤炭行业将进入需求增速放缓期、过剩产能与库存消化期、环境制约增强期和转方式调结构攻坚期。

  由此看来,“煤老大”的“苦日子”还要持续。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在论坛上说,煤炭行业依靠数量、速度、粗放型的发展方式已经结束;煤炭产能过剩已成定局,短期内市场供大于求的形势难以改变;煤炭价格稳定很难,回升到2012年的高位几乎是不可能的。

  没有理由“去煤化”

  去年以来,能源革命的提出,给我国能源行业带来深远影响,向来被认为“高污染、高排放”的煤炭行业首当其冲。在治理雾霾、保护环境的背景下,“去煤化”的观点也被抛出。我们究竟还要不要煤?

  与会专家普遍认为,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煤炭作为我国能源主体地位是难以改变的。从我国资源赋存条件看,富煤、贫油、少气的特点明显。我国煤炭资源总量占一次能源资源总量超过90%。

  与此同时,非化石能源在我国能源消费比重中约占1/10,短期内难堪大任。中国工程院院士、四川大学校长谢和平说,新能源支撑能源需求需要较长的成长期,至少需要15年到20年的时间才能够替代另一种能源结构。

  从利用角度看,黑色的煤炭,不一定是“肮脏”的。以占煤炭消费约一半的发电为例,中国工程院院士、神华集团董事长张玉卓介绍,通过燃煤电厂升级改造,可以实现煤电污染物排放达到或优于天然气燃气机组排放水平。此外,通过煤制油、煤制气等现代煤化工,不仅能实现煤炭清洁高效低碳转化,还能降低石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

  “煤炭革命,不是‘革煤炭的命’,而是要把煤炭挖好、用好、管好。”谢和平说,煤炭生产消费可以实现洁净、绿色、低碳,煤炭也是最经济、最可靠的能源,没有理由“去煤化”。

  必须谋求转型升级

  不容忽视的是,未来煤炭的需求将会承压。我国煤炭产能已经超过40亿吨,在建规模10亿吨以上,煤炭产能释放压力加大,而全球煤炭市场过剩,煤炭进口仍将保持较大规模。但在需求端,我国已经明确要调控煤炭消费总量,到2020年,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控制在62%以内。

  由此来看,低迷煤炭行业,必须谋求转型升级。

  “传统的煤炭利用方式不革命是不行了,煤炭行业革命的核心在于推进煤炭全产业链清洁高效开发利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协副主席谢克昌说,我国传统煤炭开发利用方式过度开采、生态破坏,利用技术落后、能效低下,带来严重的环境问题和减排压力。

  钢企仍处在困难期

  今年以来,钢材产品价格不断下滑,其综合价格指数从2014年末的83.09跌到今年6月末的66.69,跌幅达9.7%,这已经超过了2014年全年的跌幅。受此影响,今年前5个月,中钢协统计的101家会员钢企主营业务亏损164.81亿元,增亏103.61亿元。其中,亏损企业达到40户,占统计会员企业户数的39.6%,亏损企业产量占会员企业钢产量的35.99%;亏损企业亏损额149.59亿元,同比增长40.45%。

  “钢铁行业的持续亏损,主要原因还是受国内经济下行以及钢铁行业传统市场低迷的影响。”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钢铁行业仍处于严重的产能过剩,而传统的大客户像房地产、汽车、造船等仍处于全行业低迷之中,因此导致钢铁行业同样面临消费不振形成的供大于求。

  此外,“一带一路”、京津冀、长江经济带乃至中国制造2025等战略性或区域性规划目前仍处在初级阶段,短时间内还无法形成钢铁行业有效的需求,所以钢铁行业业绩乏力也就成为必然结果。

  不过,也有好的迹象显露。据中钢协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全国粗钢产量3.4亿吨,同比下降1.6%,这是近20年来粗钢产量首次下降,去年同期为同比增长2.71%。

  “2014年很有可能是我国粗钢产量进入峰值区的标志。”中钢协会长张广宁认为,目前,我国人均粗钢产量已经超过600千克,按照发达国家粗钢产量变化趋势的一般规律推测,我国粗钢产量达到峰值以后,将在峰值附近波动,一定时期以后呈现下降趋势。

  与此同时,我国粗钢表观消费量也呈现下降态势,且降幅较去年同期有所扩大。今年1月份至5月份,我国粗钢表观消费量同比下降5.1%,2014年下降3.29%。“我国粗钢表观消费量进入峰值区的特征明显,市场需求大幅增长已经成为历史。”张广宁说。

  尽管如此,忧虑也同样存在。“从目前全国粗钢产量和实体经济角度看,这个幅度的下降,并不能改变国内粗钢产能严重过剩的问题。而且这个下降可能还受更多技术性因素的影响,比如设备维护或检修导致的停产。所以必须要看到全行业有序的面对,大幅度减产增值,否则仍然无法真正扭转目前钢铁行业的困境。”沈萌说。

  “对于国内钢企,一方面要下决心以负责任的态度和行动压缩和转移过剩产能,另一方面要借助资本市场改革的大环境加速实现转型升级。”

  13家上市钢企7家预亏

  另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目前共有13家上市钢企发布了2015年中期业绩预告,其中有7家预告首亏或续亏,仅有2家明确预告今年上半年净利润较去年有同比上升趋势。

  在他看来,煤炭由“黑色”到“绿色”的转变,要控制开发量,提高科学产能比例;分级分质,对口利用,全面洗选;加大高效洁净燃煤发电和煤电节能减排技术的应用推广,改造工业窑炉,提高燃煤效率;突破技术瓶颈,减少水耗和排放,降低成本,有序布局,适度发展现代煤化工;重视高硫、高灰、低阶煤的利用,提高资源利用率。

  王显政认为,煤炭工业发展必须推进结构调整,促进发展方式由数量速度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推动行业发展由生产、销售原煤向销售商品煤、洁净煤转变;促进煤炭产品由燃料向原料与燃料并重转变。此外,要推进煤炭市场交易体系建设。记者 陈炜伟

  太钢不锈在昨日晚间发布的公告中表示,预计2015年1月份至6月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为0.38亿元—1.5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0%-90%。净利润同期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形势更加严峻,下游需求持续疲软,钢材价格屡创新低,造成公司业绩下滑。

  而在2家明确预告今年上半年净利润较去年有同比上升趋势的公司中,韶钢松山的表现则有些惊人。虽然该公司的预告净利润同比有所上升,预告净利润数值达到了-6.8亿元。公司在半年报预告中表示,2015年上半年,行业经营环境进一步恶化,钢材销价持续下滑,高炉大修,铁产量减少,铁钢出现阶段性不平衡,利润空间遭受双层挤压;同时公司正处于艰难的产品转型升级时期,为提升特棒的制造能力,加大了特棒的产量比例,特棒处于能力爬坡期,亏损加剧,公司预计上半年净利润亏损约-6.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