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 全讯网新2 > 能源分享 > 正文

超四成大煤企亏损 今年已有多位国企高管意外死亡

发布时间:17/10/20 阅读: 来源:http://www.gzmvc.com

  “卖一吨煤赚的钱不到六块,连两瓶饮料都买不起,有的企业甚至是产一吨煤亏20多块钱,好多企业都停产了,就连神华这样的大企业日子都不好过。”近日在内蒙古、山西等地见到的萧条景象让王建很是感慨,身处煤炭行业的他对未来倍感担忧。

  而这只是煤炭业深陷寒冬的一个缩影。《经济参考报》记者从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获悉,一季度大型煤炭企业亏损面已扩大至44.4%。面对煤炭企业的求救,多地政府再出减免税费、促进煤炭销售等政策驰援,甚至要求电企只采购本地煤。在业内人士看来,救市措施治标不治本,全国煤炭市场过剩的局面难以根本改变,从中长期而言,还应着力于整个行业的转型升级。

  证券时报记者 童璐

  铜陵有色(000630) 今日公告,公司董事长韦江宏于24日上午11时23分坠楼身亡,具体原因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中。目前,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一切正常,副董事长杨军将代行董事长职务。

  当“黑金”变成了“白菜”,煤炭行业早已没有了昔日的风采,甚至在寒冬中愈陷愈深。“今年的煤炭市场价格下跌比预期来得早、来得急、跌得快、跌得深,煤炭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加剧。”在最近一份文件中,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对全省煤炭经济一季度的运行情况如此描述道。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3月底,山西全省煤炭企业存煤3380万吨,同比增长87.2%。今年一季度该省煤炭全行业实现煤炭销售收入947亿元,同比减少201.62亿元,下降21.3%,全行业实现利润8亿元,同比减少52.13亿元,下降86.6%。吨煤综合售价401 .14元,同比下跌117.64元,下降22.68%;吨煤平均利润5 .72元,同比减少13 .25元,下降69.92%。

  “需求上不去,价格一个劲往下跌,但运费、财务成本却在不断增加,而且还得加大人力、财力、物力促进销售,谁生产谁赔钱,一些中小企业从去年停工后就一直没复工,大企业要进行周转资金、偿还银行利息,只能以量补价来维持生产,只要接煤,价钱都好商量。”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一位销售经理的这番话道出了煤炭业“产能难去、价跌不止”背后的原因。

  以中小煤企居多的内蒙古情况更为糟糕。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目前内蒙古煤矿卖给当地电厂的煤价最低已经到了每吨55元,一大批中小煤矿被迫停产。这从内蒙古煤矿安全监察局网站公布的产量数据可以得到印证,1月至3月内蒙古地区煤炭产量同比降7.6%,地方煤矿(中小规模)产量同比减少近八成,而更小的乡镇煤矿产量同比降幅超过八成。

  这并不是个案。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社会煤炭库存仍然居高不下,已持续28个月在3亿吨左右。一季度,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收入7012 .5亿元,同比下降8.3%;企业利润总额323.2亿元,同比下降41.2%,比2012年同期下降65%;大型煤炭企业亏损面达44.4%,比2013年扩大了13%。

  更值得注意的是资金链岌岌可危。据了解,山西五大煤炭集团平均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75%以上。WIN D数据统计显示,证监会行业类中28家煤炭上市公司有一半的公司负债率在50%以上。

  这一切也给山西、内蒙等产煤大省的经济造成较大的下滑压力,一季度G D P增速远不及预期目标。面对严峻形势,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在4月中旬提出了几点建议,其中包括加大涉煤收费的清理力度、启动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加快铁路运输市场化改革。

  紧接着,山西省省长李小鹏在4月22日主持召开省政府会议,要求落实在2013年7月出台的《进一步促进全省煤炭经济转变发展方式实现可持续增长措施的通知》,同时又出台了17条相关措施,将原本于去年年底到期的暂停提取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和煤矿转产发展资金、减半收取煤炭交易服务费政策继续延续,并暂停协议方式配置煤炭资源,暂停审批露天煤矿。同时,还表示将加快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到从价计征改革。

  而黑龙江省政府去年7月份通过失业保险金封闭缴存使用、“三供一业”(供水、供暖、供燃气、物业)移交地方、项目支持等多个举措帮助龙煤集团等重点煤炭企业减负转型,在今年3月底又召开专题会议驰援,“以前的扶持政策将继续延续,同时要求黑龙江当地的电厂只能接当地的煤炭,以往像内蒙古呼伦贝尔等地的煤炭都是销往黑龙江地区,限制之后现在基本是卖不动了。”王建透露说。

  此外,内蒙古、贵州、陕西等地去年以来的取消部分收费、鼓励煤电一体化等扶持政策也在延续。

  证券时报记者从多位铜陵市政府内部人士获悉,韦江宏的坠楼地点为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控股公司下属的五松山宾馆,韦江宏从五楼坠下后随即被送医院抢救,但未能挽回生命。但对于此次事发原因,上述内部人士均表示并不知情。

  截至记者发稿时,韦江宏的照片与致辞仍挂在铜陵有色金属集团的官网首页。韦江宏出生于1962年3月,安徽安庆人。资料显示,他自1982年起加入铜陵有色,2007年起出任铜陵有色股份公司董事长,2010年起兼任其控股股东铜陵有色金属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曾连续担任全国人大代表。

  铜陵有色金属集团网站6月17日刊发了韦江宏于6月13日接受记者采访的文章。韦江宏在文中称,铜陵有色的改革方向是引进战略合作者并实现整体上市。但在6月18日,安徽省国有企业改革专题调研组对铜陵有色金属集团进行的调研活动中,韦江宏并未陪同。当天,铜陵有色金属集团相关负责人向调研组报告了公司持续深化企业改革的初步计划。

  韦江宏坠楼事件在安徽省内引发巨大震动。作为新中国最早建设的铜工业基地之一,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是安徽省国资委省属重点企业,2013年营业收入1065.31亿元,列安徽企业百强中的第一位,是安徽省内第一家营收过千亿的企业。

  多位与韦江宏有过接触的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了惊讶,“韦江宏看上去挺随和开朗”。另有铜陵市纪委的一位内部人士称,坠楼事件可能与中央或省级纪委部门调查有关,目前铜陵市级部门并不了解详细情况。

  此外,也有媒体称,韦江宏意外死亡或与铜陵有色金属集团在内蒙赤峰重组收购两家矿业公司有关,还有传言称可能与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涉足的期货业务相关,但相关消息暂时均未获得证实。截至目前,铜陵市政府新闻办负责人及铜陵有色相关人士电话均无人接听。

  不过这些救市措施并未减少市场人士的担忧。安迅思息旺能源分析师邓舜认为,5月是传统的雨季,水力发电的增多将影响火力出力。目前国内沿海运费处于低位,说明下游需求未见明显回升;而且现在矿区煤企库存非常高,大秦线检修之后,北方港口的煤炭库存将回升,国内动力煤价格难以大幅上涨。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也预测,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上半年煤炭需求增速将进一步回落,全国煤炭市场总量宽松、结构性过剩的态势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多位大型国有企业高管意外死亡。1月4日,中国中铁(601390)总裁白中仁坠楼;3月29日,大唐集团副总蔡哲夫意外身亡。4月19日,北方信托原董事长刘惠文身亡。5月18日,三精制药(600829)董事长刘占滨坠楼。

  对于韦江宏的坠楼事件,业内人士忧虑对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或造成一定影响。铜陵有色非公开发行已于今年4月拿到证监会的批文,拟以9.26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4.97亿股,募资46亿元用于收购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持有的庐江矿业100%股权、集团下属铜冠冶化分公司经营性资产,进行铜冶炼工艺技术升级改造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澳门百家乐网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